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8-10 05:08:40

                                                                      背井离乡、寄居海岛数十载,曾经白皙的肌肤被海风吹得黝黑,身材也不似年轻时清瘦,不过,张玉环终究一眼就认出了她。重逢时刻到来前,她提前吞下了几颗两倍于平时剂量的降压药,却仍压制不了内心的激动,晕倒在了相聚的家门前。

                                                                      在被冤案侵袭的二十七年时光里,只上过小学一年级、曾经被张玉环“当作女儿一样”捧在手心的宋小女被迫长大——从未出过县城的她四处漂泊打工,又在遭受肿瘤折磨和养育儿子的双重压力下无奈改嫁。

                                                                      8月5日,宋小女当着张玉环申诉代理律师程广鑫的面说:“来日张玉环拿到赔偿,我不会要一分钱。”这是她人生的第三次抉择,早已经想好了。

                                                                      为什么不回家呢?宋小女向澎湃新闻解释,她在餐馆后厨洗盘子,一年到头很少有休息的日子,而且她想多挣一些钱寄回家。当时,餐馆二楼的厕所无人清扫,她主动向经理揽了下来,每月能多挣100元。

                                                                      1999年,因为时常感到小腹胀痛,宋小女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她的子宫里长了肿瘤,要马上开刀。宋小女顿时感觉天要塌了,她只以为要开刀的就是不治之症,她更害怕自己死在手术台上,“那我的两个儿子怎么办?”

                                                                      当时,小儿媳已身怀六甲,连夜和张保刚“私奔”才逃出了父母家。所幸的是,在孩子降生后,亲家也慢慢接受了这段婚姻,而最令宋小女骄傲的是她的两个儿媳妇都清楚地知道张玉环坐牢的情况,但仍然毫不嫌弃,甚至因此更加怜惜和爱护她们的丈夫。

                                                                      宋家的亲人也时常劝宋小女,为了两个孩子的将来,别等张玉环了。他们把张保仁和张保刚在老家被人欺负的事儿说给宋小女听,她的心都要碎了。

                                                                      她想到了吴国胜。幸运的是,虽然两年前她爽约了,但他仍然在等着她。宋小女给吴国胜开出了三个条件,他都答应,她才同意改嫁:第一,要照顾好张玉环的两个儿子;第二,要允许她回去看望婆婆;第三,要无条件支持她为张玉环伸冤,以及随时去会见。吴国胜全都应了下来。

                                                                      再审开庭前,吴国胜给宋小女塞了5000元钱,不仅是回乡的生活费,还让她买点东西好去见张玉环。张玉环宣判无罪后,宋小女第一时间把好消息,分享给了老公,“他说他也为我们高兴”。

                                                                      “低压60,高压187,快,赶紧躺下!”